工业污染成乱象涂料企业成“冤大头”!

  20世纪50年代,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园区在美国诞生,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“硅谷”。之后,因其显著的优越性,工业园区逐渐成为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,实施高技术战略发展的重要途径,在世界各国大放异彩。

  1979年,我国第一个工业园区在深圳蛇口诞生。之后,工业园区迅猛发展,尤其是最近十几年,中国化的工业园区不但数量剧增,内涵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,如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、保税区、出口加工区以及各类省级工业园区等。

  在改革开放初期,国家精心建设了一批优质的工业园区。然而,随着开放程度逐渐扩大、步伐逐渐加快,工业园的发展由快速走向泛滥。在经济先行的主旋律下,各地疯狂建设产业园区,以致陷入混乱的状况,环境污染等严重问题逐渐凸显。

  2018年3月,记者暗访安徽一工业园污染触目惊心:占地百余亩的强碱工业固废堆放江边,有毒有害淋溶水直流长江;选矿尾渣直接倾倒长江,江水冲洗三年仍存数吨;园内名企午夜户外开工,释放挥发性有毒气体……近年来,此类事件不胜枚举。

  为便于原料和产品运输,许多园区往往沿江或临海分布,据统计仅长江经济带就分布了上百个国家级工业园区,有些工业园区甚至位于饮用水水源地附近。过去的几十年间,鄱阳湖、黄河、海河、淮河、近海、地表径流都有园区的污水直接排入,破坏极大,后果严重。

  2018年3月,记者暗访安徽一工业园污染触目惊心:占地百余亩的强碱工业固废堆放江边,有毒有害淋溶水直流长江;选矿尾渣直接倾倒长江,江水冲洗三年仍存数吨;园内名企午夜户外开工,释放挥发性有毒气体……近年来,此类事件不胜枚举。

  由于我国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,沿海发达地区的一些高污染产业被淘汰后,打包到了经济欠发达地区,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的工业园区。由于欠发达地区监管相对宽松,重污染企业转入后污染变得更加严重。在许多地区,工业园区实质上是污染转移和包庇重污染企业的幌子。

  由于规划不科学、监管缺失,工业园区的发展一度泛滥。许多地方为了政绩变着法子搞工业园区,搞出来的“四不像”非但不能产生经济效应,反而问题严重。

  事实上,在数量庞大的工业园区群中,“家具厂、门窗厂、印刷厂”这样的作坊式组合体占了半数以上。此类“园区”完全不具备工业园区的属性,在组织形式上与菜市场别无二致,根本体现不出园区的价值,很多时候是地方政府乱作为下的畸形产物。

  除环境污染、运营混乱、发展畸形外,荒废烂尾是工业园区的又一大乱象。在过去的十多年间,工业园区遍地都是,但大多数都以烂尾告终。有些荒废掉的园区淹没在空旷的荒野中,被当地百姓视为“鬼园”。

  对于有些企业主而言,入驻工业园仅仅是他们在资金困难时,向银行贷款的借口。这类人进入园区的心态就是把假账做到位、尽量多贷款,大不了破产打包还给银行和政府。

  而地方政府大肆圈地建园,则是为了政绩考核,大多疏于考虑产业资源、地理条件、基础设施等关键因素,更加无视对环境造成的影响。

  很多时候,工业园区名不副实,其中多是投机倒把的行径,所做的完全是以牺牲土地、财政等资源换取部分人利益的勾当。

  毋庸置疑,乱象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政府认识不到位,一是对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统筹认识不到位,二是对工业园区的发展模式认识不到位。部分地区片面追求经济效益,一切向钱看齐,忽视环保等长远考量,导致许多园区从开始就是错的。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导致了动作上的一连串错误,进而使工业园区的发展变形走样。

  许多地方在规划过程中,急功近利、不切实际、混乱不堪,完全背离了建设工业园区的本义。在对园区的具体规划上,调研不充分、定位不明确、设计不科学,导致园区上马后很难实现良性运转。许多潜质优良的园区因为规划上的问题最终难成气候,甚至走向颓败。

  如有的石化园区,由于前期规划失当,仅引入寥寥几家石化企业,由于招商并未达到预期,迫不得已而引入其他类型企业。然而,因前期园内污水处理、固废处置等配套设施,均按照石化企业标准来设计,并不一定符合其他企业的要求。导致园区集群效应不明显,同时给后期管理造成困难,最终造成污染违规排放。大多时候,招商体量往往达不到其设计的配套能力,出现设施设备“吃不饱”现象,最终沦为“晒太阳”工程。

  许多地方的工业园区只是个样子,基本上就是把小散乱污企业打包在了一起,完全没有体现出工业园区的效应;所谓的工业园区不过是一群小规模、高污染、低层次的小作坊拼成的聚集群,把工业园区做成了菜市场,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。

  许多地方对园区环境问题的管理上存在权责不清的问题。现有园区多由管委会进行管理,但管委会的主要职能是服务企业经营,环境监督、执法能力等远远不足;当然,在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情况下,即便有能力也很难到位;而基层环保部门有专业职责,却往往触及不到园区范围。

  由于责任不清,工业园区成了监管的空白区,导致大量工艺落后、污染重、缺乏环保设施的中小企业和非法企业成了漏网之鱼。环保设施只在检查的时候才运行,检查组走了之后就偷排偷放,使园区运营环境质量下降。

  多数园区的管理往往没有明确的、成熟的法律制度,自主弹性较大,管理者在环境监管方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环境执法缺乏刚性,导致污染乱象频发。

  在对许多园区项目的审批上,违法审批、越权审批现象非常普遍。本应由国家或省市审批的项目却被分解为小项目由县审批;本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项目却简化为环境影响报告表。环评已经审批过了,环保设施却迟迟不见,环评、“三同时”等制度成了走过场。

  有的园区建设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污染的集中处理,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污废处理能力跟不上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大量需焚烧填埋危险废物因处置能力匮乏,超期超量储存;而大量危险废物因缺乏综合利用技术,占用焚烧填埋资源。

  企业内部危废暂存库普遍存在仓储能力不足、未密闭、未分类贮存、废弃未收集处理、地面未做防腐防渗等问题。部分园区危险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处置能力缺口较大,已有设施处置负荷不足,以副产品名义转移的废盐、废溶剂在部分园区普遍存在。

  过去40年是经济的高速增长期也是环境污染的红利期。这一点在工业园区的发展中体现的尤为明显。工业园区污染严重,很大一个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保护主义盛行。

  有地方为招商引资,在企业进来的时候政府就会做出某些“短视”的承诺,比如污染绿灯、白名单等。

  更有甚者,一面打着“生态循环经济”的旗号获得政府审批,另一面却纵容很多高污染企业以及小作坊在里面生产,甚至一些国家明令关停禁止的污染企业也在里面集中排污、逃避监管,使得工业园区反而成了违法经营的“保护伞”。

  一些工业园区进驻企业一旦入园,对其环境监管就成了“免检”程序。甚至地方政府会规定一些“土政策”,防止“干扰”园区内企业正常的生产活动。此外一些园区管委会设置相应的环保机构,名曰环境执法,其实质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往往使环境监管处于“真空”状态。

  当下我国正值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期和解决污染问题的窗口期,其核心在于剔除落后理念、整治体制弊政、优化市场机制。对于园区的整顿提出以下建议:

  一、要扭转颓势,先要在思想上摆正方向,改正急功近利的心态,“一岗双责、党政同责”或许能改正这个毛病。

  二、建立完善的制度,严格把控审批、规划、招商、运营、管理、处置等各个环节。

  三、在园区的规划上要科学合理,有的放矢,兼顾眼前和长远,充分考虑环境问题,严格执行环评、“三同时”制度,配置合理有效的污染防治设施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北京pk10赛艇_北京赛艇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立场
本文由 admin授权北京pk10赛艇_北京赛艇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发表,并经北京pk10赛艇_北京赛艇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北京pk10赛艇_北京赛艇pk10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)
产品中心
2014年全球顶级涂料企业排名公布
工业污染成乱象涂料企业成“冤大
重探文化之根亚欧文化官员研讨跨
BEHR百色熊首次跻身全球涂料制造
建筑涂料公司排名
涂料早9点:上海市洁空气行动计